滚动新闻:
首页 >> 医疗纠纷

李白后人南京有房产拆迁纠纷70人成被告

来源: 时间:2019-01-29 20:29:26

李白后人南京有房产 拆迁纠纷70人成被告

李氏后人在认真听法官作介绍。

位于热河路103巷的李氏老宅。

图为民国时期的房地产登记卷。

100多年前,一个名叫李均泰的安徽男子来到南京,经过一番努力经营,成为“下关首富”,并于清同治三年在下关置下一片房产。100多年后的今天,这处位于现在热河路103巷的百年老宅,面临拆迁。围绕拆迁补偿款分配问题,李均泰的后人起了一场争执,其中一人将家族其他20多人告到下关法院……昨天下午南京下关法院就此案召开会议,征求了所有当事人意见,并希望当事人以亲情为重,不要为分拆迁款闹出什么不愉快。

一查族谱,多出50多名被告

著名演员陶泽如也出现在继承人名单上

据了解,李均泰有五个儿子。起诉的是其第五个儿子李云生的重外孙女谈女士。虽然谈女士起诉时是20多名被告,但下关法院工作人员在审查了该家族的谱系后吓了一大跳——由李均泰繁衍出来的后人多达130余人,除去已去世者,按照法律规定享有继承权的还有50多人。于是,这50多人也被一起追加为被告,使得被告总数达70多人。

昨天下午在南京下关法院二楼会议室看到,会议室里济济一堂,全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,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一块投影幕布,幕布前,一名女法官正手执木棒,指着幕布上的文字和图表,大声朗读。

这看上去很像老年大学课堂的一幕,其实是法官在为该案件当事人做案情介绍。坐在法官面前专心听讲的老头老太们,正是李均泰的后人,基本都是其第四或第五代人了。看了一下图表,发现南京籍著名演员陶泽如也在继承之列。

也许有人会问,既然这些人都是当事人,还要法官介绍案情干吗,他们自己作为当事人,不是最清楚情况吗?事实并非如此。因为家族谱系过于庞大,导致一部分家族成员连自家亲戚都认不全。要不是法院通过努力把他们一个个找来,他们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否享受拆迁补偿款的份额。为了防止将来房子份额分割完毕后,冷不丁又冒出几个有继承权的后人,法官费了很大劲,将有继承权的人全部搜罗进来,而介绍案情的过程,也是让这些当事人了解房屋权利的演变过程,使他们明白自己所处的地位。难怪有的当事人说,“听完法官介绍,等于把家族历史都重新学习了一遍。”

如何分配拆迁款

确定“长房长孙”引起争议

由于历史原因,等待拆迁的老房有800多平米。据了解,同样地段的拆迁安置价格,约为7000-8000元/平方米。

为什么以前不分,现在来分了?是不是因为老宅拆迁可能带来的巨额补偿款?李氏后人告诉,并不是这样的。经过这么多年,随着各家人丁兴旺子孙日多,老宅住不下这么多人,有不少后人陆续搬了出去,大家忙于各自的事情,也没有想到要去确认老宅的权属份额,所以以前这么多年才没分房子。现在面临拆迁补偿,拆迁办必须和房子所有权人签补偿协议,才能把补偿款发出去,这种情况下,他们不想分清楚也得分清楚,否则就要影响拆迁工作了。

询问下关区拆迁办有关人士获悉,拆迁补偿的一般程序是:由评估公司出具房屋评估报告,拆迁办根据评估报告向房屋产权人给予货币补偿,如果产权人已经过世,则由产权人的继承人按照各自应享有的份额继承。所有权利人认可了各自的份额并与拆迁办签署补偿协议后,最后由拆迁办发放补偿金。

下关法院法官则告诉,目前一个棘手的状况是,这70多个享有房屋继承权的人,分别发端于李均泰的五个儿子,他们对于补偿金的份额如何确定,分别形成了不同的意见。

一种意见是:产权证上登记了几个人名,就由这几个人的后代中享有继承权的人来分补偿金。

第二种意见是,实行“5+1”的分法,也就是按照“五房”+“长房长孙”的分法,各占六分之一。所谓“五房”,就是把这七十几个当事人,按照血缘所出,分别归到李均泰五个儿子的谱系中,各家派代表领一份,回去以后在各房内部自行重新分配。目前,当事人比较倾向于“5+1”的分配模式,就是对于“长房长孙”的概念争执不下。有人认为“长房长孙”就是指李均泰的大孙子,而有人认为,“长房”指的是李均泰的大儿子李云鑫,“长孙”就是李云鑫的大孙子也就是李均泰的大重孙子。对这一概念理解的不同,将极大影响赔偿金的分配。在征求了当事人的基本意见之后,法官结束了征询意见会。情况将如何发展,将进一步关注。

李均泰传奇

李白的后裔

百年前上演了一个货郎的传奇

这处老房子究竟有怎样沧海桑田的历史?将法官的讲述和实地探访结合起来,不仅基本弄清了老房子的来龙去脉,也初步了解了这座百年老宅的最初主人李均泰的传奇一生。

他曾是安徽的小货郎

这处老房子的建造者李均泰,生于1842年3月14日,安徽来安县水口镇人。19世纪60年代初,为了躲避“长毛之乱”,即太平天国运动,年轻的李均泰只身一人,告别父母,离开安徽水口镇的家乡,用根扁担挑着货郎担,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,就开始闯荡谋生,艰苦创业,从安徽跑到南京。初到南京的李均泰没什么产业,只以货郎担为生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,李均泰时来运转,不但手里有了些本钱,还由于他的勤苦能干,被当地一个大家族章家看中,上演了类似于“卖油郎独占花魁”的好戏,娶了神策门内紫竹林大户章姓人家的闺女。此后,李均泰时运日隆,再以经商为生,一度成为当时下关首富,并且生了五个儿子。有了钱,李均泰便在当时的“江宁府上元县下关镇永宁街”,即现在的热河路103巷置地盖房,留下一大片宅子,为时人称羡。

他据说是李白的后裔

据说这位李均泰就是大诗人李白的后裔。

李白病死于安徽当涂,初葬龙山,后迁青山。但是在后世的记载中,关于他的后人却一直语焉不详。在李白《寄东鲁二稚子》诗中曾写道:“小儿名伯禽,与姐亦齐肩。双行桃树下,抚背复谁怜。”可知李白有个儿子叫李伯禽。

据《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并序》载,在李白逝世五十余年的元和年间,安徽宣歙池等州观察使范传正在当涂县寻访李白的后裔,终于找到了李白的两个孙女,两个孙女已经嫁给了当地的两个农民。在范传正询问这两个孙女的过程中,出现了李伯禽与他的儿子的消息:“父伯禽以贞元八年不禄而卒。有兄一人,出游一十二年不知所在。”那么,李白的后人是否还留在安徽呢?在安徽来安县水口镇,现当地姓李的人仍很多。当地人曾经有本《青莲堂李氏家谱》,记载着他们是李白的后裔,当年李白的孙子云游到水口镇,在此定居,并且生根发芽,繁衍生息。李均泰就出生在这里。

追溯李均泰留下的热河路103巷历史,似乎也能发现其与青莲居士李白的某些“关系”。在《南京市地名录》上有这样的记录:青莲里位于热河路南段西侧。1901年李姓居此建祠堂,名青莲堂,得名青莲里。1950年按门牌顺序改为热河路103巷。正是如此,不少李家后人也认为自己是李白的后人。

他后人足迹遍布全世界

一份民国二十四年(1935年)10月31日的土地所有权登记申请书显示,李均泰留下的房产位于永宁街青莲里1号,登记申请人为李殿甲,时年65岁,共权人为李殿甲、李云海、李锦文、李文昭、李文馨、李正瑞。

到那时为止,李均泰留下的宅地总面积,仍有三亩四分四厘零毫两钱,四至及邻地情况为:东仁厚堂,南张李两姓,西永宁街,北走巷。换算了一下,宅地的面积约合1990平方米,足够一大家子人居住了。后来,因为抗日战争爆发,这份申请书一直到民国三十五年,也就是1946年,才被南京国民政府批准,并正式颁发了土地所有权状给李殿甲等人,此时离当初申请已经过去了11年。

100多年以来,世世代代,生生息息,这个大家族发展到了第四第五代,足迹遍布全世界,而至今依旧有一部分人住在下关老宅里。昨天下午,在这处距离渡江胜利纪念碑广场只有200多米的老宅里,李均泰的后人李正中和李正金又向讲述了一些家族的历史。

李正中是“二房”,也就是李均泰第二个儿子李云章最小的孙子,李正金是“三房”,也就是李均泰第三个儿子李云海的孙子。两人告诉,他们李家出过不少英才,例如,李正中的爷爷李云章,就是上文所说的李殿甲,生于1871年,参加过清朝的殿试,获得了“武举人”的功名,能举起一百斤的大铁刀,曾去蒙古征战,得到过清朝皇帝的赏赐。李均泰的四儿子李云程(又名李锦文),也曾是有名的外科医生。在老宅内转了一圈,发现了不少雕着精美图案的木窗和木椽子,老宅分成前后两进,中间有天井,可见当年的气派。

来这座老宅又经历了沧桑。李氏后人称,先是李均泰后人中有人迷上了抽大烟,把祖产给卖了一部分。1953年,南京市人民政府重新制作了房契,房契上的人发生变化,保留了李文昭、李文馨、李正瑞三人,李殿甲、李云海、李锦文因为过世等原因,其所有权分别由他们的儿子李文亮、李文涛、李文思接替。到1958年,该房经过社会主义改造,可能又散失了一部分。2009年6月,下关区落实私房政策办公室向李文昭、李文思、李文馨、李文亮、李文涛、李正瑞六人退还了改造房屋,由产权人自行管理,此时房屋面积已比李均泰时代少了很多,但即使如此,经过房产部门确认,李家遗留下来的房屋面积仍然可观,达到800多平方米。